临县“情人反腐”的职务侵占案”中雒某实名举报有人“徇私枉法”

时间:2022-09-21 11:06:31    来源:网易新闻    

近日关于雒某举报临县公务员原副局长乔某锋及原副所长李某瑜等公职人员在临县电商园区内开设企业,不正当男女关系一案,相关部门对李某瑜、乔某锋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处分。现关于雒某职务侵占案有了最新进展。

贪官“蛊惑”情人共办公司,后变脸诬陷自食苦果

2019年6月,雒某受到李某瑜“蛊惑”,引荐给乔某,后三人一起开办了吕梁美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临县集品艾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乔某与雒某发展为情人关系,因乔某不满李某瑜经营控制公司财权,指示授权雒某取出公司账上的钱,并向李某瑜索要公章和营业执照,并打算把李某瑜踢出公司。雒某按指示行动后,不料李某瑜未经股东会决议,也未经雒某本人同意,私自变更法人代表至其妻子名下,为了平息李某瑜与雒某争夺公司的纠纷矛盾,乔某与雒某协商经济赔偿,并由李某瑜追认。两年后李某瑜单方面毁约,怂恿妻子郭某报案指控雒某涉嫌职务侵占。

雒某于2021年10月11日向相关部门举报乔某锋、李某瑜违纪违法问题。经核实,于2021年11月4日对相关部门对二人作出处理决定,给予李某瑜、乔某锋党纪与政纪处分。

李某瑜为报复雒某,2021年11月23日又再次怂恿其情人张某艳捏造“虚假材料”向离石区法院起诉雒某。

2022年8月12日,区F院对张某艳指控雒某的罪名作出犯罪证据不足,不能达到证明被告人雒某构成侵占罪的法律标准,不予受理的刑事裁定。李某瑜心有不甘让其情人张某艳上诉书中诽谤离石区一审f官徇私渎职,作为被告当事人,从来没有见过f官,完全是李某瑜与情人张某艳恶意诽谤。

被办案人员调包的“真证”

雒某想不通的是,当初自己是听从乔某的安排才取公户资金,况且她取钱的目的是阻止李某瑜支配公司的财权,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执行董事,她是有合法权利的,怎么现在就被临县经侦立案呢?

雒某拿着材料联系到媒体,里面记录着乔某怂恿利诱雒某操作公司账户、以及临县经侦队办案某民j“徇私枉法”的j报材料。雒某表示,自己已经向临县检察院实名举报控告临县g安局经侦队办案民j孙某某“徇私枉法”,其核心事实“都有证据”,并非“编造虚构事实”。

办案过程中,雒某将事件的相关录音证据整理成文字并附带大量微信聊天记录提交给此案的办案警官。办案人员称此二人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我提供的这些证据也不会采纳。

在雒某出示的录音中,竟发现李某瑜与乔某的在临县g安局口供证言与实际情况前后不一、互相矛盾的现象。“乔某让我取钱经营公司向李某瑜索要公章营业执照,并把李某瑜踢出公司,后来李某瑜未经我本人同意,自己伪造股东会决议并签字,私自变更了我的法人代表到他老婆郭某名下。”三人发生激烈冲突经商议后,乔某锋与李某瑜决定对我进行经济赔偿来了结此事。”雒某称,办案民警在得知此事真实情况仍不采纳,且李某瑜和乔某锋作虚假口供笔录,审讯期间对雒某诱供。开庭时所有证人笔录全部当庭宣读,与雒某提供的他们合作四个月的完整聊天记录完全不相符。

在办案过程中,我提供与李某瑜 乔某二人的聊天、通话记录,办案官不采纳,并称此二人不在美鸿公司工商登记上,故与美鸿传媒公司无关。我又提供工商登记的真实股东白某指使我争夺公司经营权的聊天记录,孙某某又说白某是李晓瑜与乔金锋花钱雇的人,所以此证据不算数。

雒某回忆称,在案件审理期间,她交给办案官孙某某一个优盘,里面记录着美鸿传媒公司的财务总监白某交代雒某向李某瑜索要公章营业执照并争夺公司经营权,但办案人员并未将其放入案卷中移送j察院,而是告诉雒某证据没用,随后将其退还给雒某,雒某回家打开优盘一看,自己的证据竟然变成关于“贾保平借贷”的材料。

李某瑜为了使雒某受到刑事处分,捏造虚假情节,隐瞒重要真相,串通相关证人作虚假口供笔录,制作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伪证,威胁诱骗雒某写“悔过书”。报案材料中,李晓瑜提供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变更法人代表的理由是“由于雒某盗取公款”,可雒某的辩护律师在市场监督管理局调取的记录却显示,雒某是由于个人原因才免去法人代表。

雒某介绍,办案人员称“李晓瑜他有公司股东薛某琴与我的微信聊天记录”,但雒某称自己根本就没有薛某琴的微信,更别说微信聊过天。

f院二次开庭结束后,f官也多次找到雒某的两名辩护律师与临县z府某领导沟通,先后多人曾向雒某反馈信息,称此案件被移交f院提起公诉的主要原因在于雒某曾网上曝光jc官,故得罪jc官,现在需要让jc官松口,且法官在判决前夕,在临县法院信访接待室同另外两名司s法人员公开接待了雒某,称“这碗饭在g安局已经做熟了”,案子有问题也等自己从“游泳池”里面上岸后再去跟人“打架”。最后临县f院合议庭作出保守判决:免于刑事处分。

守住“法治信仰”,莫让百姓寒了心

守住“法治信仰”,莫让百姓寒了心

回顾本次事件,如果职务侵占罪名被临县经侦大队立案,那么多次教唆者主谋原副局长乔某锋为何没有被立案侦查?从个人的角度看,这折射出理想信念缺失、道德修养滑坡、价值观扭曲;而从整个s法大环境的角度看,这同时还折射出“s法腐败”之殇。

此案的相关办案人员一手操办的“瑕疵案件”,不仅给当事人带来伤害,也引发了社会公众对司法公正的强烈质疑和严重担忧。

泰丰资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泰丰资讯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泰丰资讯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泰丰资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泰丰资讯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