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股东、挪用巨款,福州长乐老板许长球被指涉嫌犯罪

时间:2022-06-17 13:12:16    来源:腾讯网    

来源:打虎拍蝇快讯

公司实控人先将5500万元银行贷款转移,还款期限届满后再委托关联人用该款通过回购方式取得银行对公司享有的债权,接着用关联人起诉公司和为之担保的大股东,意在侵吞公司抵押资产和套路大股东。

近日,程多明捏造债权人身份和法律事实,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一案,引发社会关注。受害人称,程多明在本案中实际上只是棋子一枚;其幕后真凶,为福建华亚集团有限公司、福州市长乐区华亚纺织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许长球等人。

除了虚假诉讼,许长球等人还被指涉嫌挪用资金等违法犯罪问题。

虚假诉讼被法官识破

许长球,福建长乐人,福州市长乐区华亚纺织有限公司(原福建省长乐市华亚纺织有限公司,下称“华亚纺织”)的实际控制人,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其长子许威担任,股东郑志杰持股50.65%、许长球持股27.6%、许威持股21.75%。

福州中院作出的“(2021)闽01民初字2019号”民事判决书表明:2018年11月20日,华亚纺织以购买原材料为由,向兴业银行长乐支行借款人民币5500万元,借期12个月。

合同签订后,兴业银行将款项汇入华亚纺织账户。收到贷款的次日,许长球父子当即将该5500万元款项转入其控制的福州市裕博贸易有限公司,并最终被其父子占有。

2019年5月,许长球欺骗华亚纺织大股东郑志杰,称其可以从银行贷款2.5亿元,用于公司经营,但需要郑志杰进行担保。

2019年5月29日,许长球授意华亚纺织与兴业银行长乐支行签订《额度授信合同》,约定额度授信最高本金额度折算人民币2.5亿元,并约定申请人华亚纺织与授信人兴业银行在本合同生效日前签署的单笔业务协议和类似授信协议等尚未清偿的,视为该授信协议项下发生的授信额度,也就是该授信额度包含了上述尚未归还的5500万元借款。

同时,为获得郑志杰的信任,诱骗其成为担保人,许长球还用华亚纺织的资产对此进行抵押担保,并让其妻子陈容、长子许威、次子许能多,及其控制的福建华亚集团等作为共同保证人,分别为上述《最高额保证合同》授信合同项下借款提供连带保证。

但是,《额度授信合同》签订后,兴业银行并未按新的贷款额度为华亚纺织提供贷款。自此,《最高额保证合同》中的物保和人保,全部成了此前5500万元借款的担保人,郑志杰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被许长球“套路”了。

2019年11月20日,5500万元的贷款到期,兴业银行长乐支行向华亚纺织发出催收通知,要求华亚纺织应于2019年11月28日之前还款,华亚纺织没有如约还款。

结果,在还款期限届满后的第7天、即银行发出催收通知后的第15天,也就是2019年12月5日,突然冒出一个远在浙江杭州、年龄只有30岁的小伙程多明,与兴业银行长乐支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购买兴业银行对华亚纺织享有的5500万元债权及利息,共计55356976.98元。

程多明向兴业银行购买债权的资金,来源于许长球的儿媳刘笑含(其次子许能多之妻)。刘笑含给程多明转款的时间是2019年12月6日,金额是5600万元,转款性质为“项目债权委托款”。随后,程多明将该款转给兴业银行长乐支行。

值得强调的是,许能多是上述5500万元银行贷款的担保人之一,而其妻刘笑含提供5600万元款项委托程多明向兴业银行购买该债权,就等于他们在“做空”华亚纺织,侵害大股东郑志杰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这正是他们蓄意已久的阴谋。

2020年9月,程多明以自己的名义向福州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华亚纺织偿还其受让兴业银行长乐支行的借款5500万元本息,判令郑志杰对该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同时,程多明还申请冻结了华亚纺织、以及郑志杰的银行存款。但针对同样是担保人的许长球、陈容、许威、许能多及福建华亚集团,程多明却未将他们列为共同被告。

福州中院审理后认为,华亚纺织向兴业银行长乐支行借款,郑志杰及案外人福建华亚集团、许长球、陈容、许威、许能多均系案涉借款的担保人。程多明依据其与兴业长乐支行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转账凭证等主张其系案涉借款受让人,并向借款人华亚纺织及其中一名保证人郑志杰主张权利。而在案证据显示,程多明用于支付案涉债权转让对价的款项来源于案外人刘笑含,汇款凭证上交易用途均备注为“债权项目委托款”,据此应认定程多明系受刘笑含委托受让案涉债权,鉴于刘笑含与案涉债权的保证人之一许能多系夫妻关系,故本案实际上属于保证人许能多承担保证责任、变相受让案涉债权。在此情况下,应由许能多依法行使追偿权。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程多明系案涉债权受让人,故对其相关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福州中院于2022年1月17日判决驳回了程多明的全部诉讼请求。

事实证明,上述所有行动都是以许长球为中心而展开的,许长球父子出于谋求华亚纺织及郑志杰全额偿还由其个人或家庭挪用的5500万元贷款义务之非法目的,同时又可以通过执行程序拍卖并低价回购华亚纺织的抵押资产,从而完全取得华亚纺织,真可谓“一箭三雕”。

法学专家指出,许长球、许能多父子隐瞒身份,变相购买债权,并指使程多明虚构债权人身份向法院提起诉讼,已涉嫌违法犯罪。

本案中,尽管人民法院驳回了程多明的诉讼请求。但《刑法》规定,虚假诉讼是行为犯,即行为人只要实施了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的行为就成立该罪,且本案已经致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作出判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的规定,许长球、许能多、程多明等人恶意串通,采取伪造证据、虚假陈述、捏造民事法律关系和虚假的债权人身份,虚构民事纠纷等手段,致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干扰正常司法活动,已符合虚假诉讼罪的构成要件。

《刑法》第三百零七条之一规定,以捏造的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者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挪用资金高达3亿多元

除了涉嫌虚假诉讼,许长球及其家庭成员还涉嫌挪用资金。

据了解,福建邦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邦邦公司”)系许长球家庭成员100%控制的企业,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美观(许长球长子许威之妻),并持股22.5%,许长球次子许能多持股70%、许能多之妻刘笑含持股7.5%。

同时,许长球又通过邦邦公司在武夷山全额投资了三家公司:武夷山泰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夷山泛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夷山君越开发有限公司。

上述三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均由郑雄担任。其中,泰合、泛华两家公司是邦邦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君越由邦邦公司持股75%,郑雄持股25%。

实际上,郑雄系许长球的司机兼代理人。已生效的(2015)榕民初字第469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页载明“原告许长球指定的郑雄名下”,可以佐证郑雄是受许长球所托,三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就是许长球。

2016年12月20日至2018年1月26日期间,许长球多次利用实际控制华亚集团(由11名股东构成)的职务便利,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同意,冒用华亚集团名义,通过内部“资金调拨单”等方式,擅自将华亚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资金私自挪用给其100%控股的邦邦公司、及邦邦公司绝对控股的武夷山泰合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夷山泛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夷山君越开发有限公司。

通过调取2016年12月20日至2018年1月26日华亚集团及相关人员的银行转账交易记录,经初步统计,许长球及其家庭成员利用武夷山项目挪用资金多达46笔,金额暂计281562700元。其中,银行交易流水证实,通过华亚集团对公账户直接挪给邦邦等公司的资金就高达216812700元。

同时,许长球于2017年至2018年期间,利用控制华亚集团的职务便利,使用同样手段,将华亚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资产转移到海南万宁的次子许能多名下公司进行投资经营。具体包括海南华多置业有限公司、海南四通置业有限公司、海南宏福祥实业有限公司、海南中农谷野农业有限公司、海南华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海南鼎亚合创实业有限公司。

此外,前述华亚纺织向兴业银行长乐支行贷款的5500万元专项资金,同样被许长球转入其控制的福州市裕博贸易有限公司(许能多持股26.67%)后,再通过裕博公司将该5500万元转到其控制的其它银行账户。目前,该5500万元的资金仍由许长球及其关联人实际占用、使用,且迟迟未归还华亚纺织,已触犯挪用资金罪。当然,如果侵吞该款拒不归还,他们还有可能涉嫌职务侵占罪。

《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单位资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上述事实证明,许长球及其家庭成员挪用华亚集团资金2.8亿余元,挪用华亚纺织资金5500万元,数额特别较大、超过三个月未归还,已符合挪用资金罪的构成要件,依法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综上,许长球及其长子许威、长媳陈美观,次子许能多、次媳刘笑含,程多明等人多次挪用华亚集团及华亚纺织资金累计3亿多元,且超过三个月未归还,数额特别巨大,按法律规定已涉嫌挪用资金罪。

同时,许长球及许能多通过程多明捏造民事法律关系和虚假债权人身份,虚构民事纠纷,提起虚假诉讼,严重扰乱了司法秩序,已涉嫌虚假诉讼罪。

对此,相关受害人已向司法机关进行了报案和控告。目前,司法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当中。关于本案的进展,我们将进一步关注!(来源:打虎拍蝇快讯)

泰丰资讯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泰丰资讯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泰丰资讯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泰丰资讯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泰丰资讯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